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我的快活史

我的快活史

添加:来源:777stor.com人气:17423

我的快活史

第一回人生多舛
  
  夜色深深,寂静的紫玉山庄内传出一阵激动的责问声。
  
  “玉真!你真的要走吗?难道你就真舍得丢下我,舍得丢下咱们不到两个月大的女儿吗?……”当跟我相爱了六年的妻子突然间告诉我她要离开我和我们那不到两个月大的女儿只身前往英国深造的时候,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哀莫大于心死”,也第一次尝到了“哀莫大于心死”的滋味。
  
  我叫蔡恬,妻子叫杨玉真。大学一年级的时候,我们两个就好上了。妻子漂亮如花,是我们外国语学院的院花,按人的正常思维来讲,我和玉真在一起可以说是郎才女貌。这一点都不夸张,谁让上天太偏心于我,不但给了我一副相当结实而又高大的身材,更重要的是结合我的面相,完全张扬出了我男人的魅力。恰恰是令女孩子们超着迷的那种类型。
  
  确切地说,我和玉真的结合,并没有谁追谁的概念,我们是自然而然,不约而同地走到一起的。可以说那时侯追玉真的男孩子特别的多,多到都可以组成一个加强连了。而且这其中还不包括那些只敢在心里偷偷暗恋却又不敢当面表白的羞涩男生。当然我也不是很差,虽然还没有明目张胆地向我表白爱意的女生,但她们早已把我列入了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就这样我和玉真的结合,让那些追求她的男孩子们输的是心服口服,让那些偷偷暗恋我的女生子们暗地里伤感,无话可说。虽然,这当中少不那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家伙流言蜚语。
  
  相恋四年,我们一直都是在热恋之中。大学毕业后,各自都有了相当稳定的工作,自然而然的也就水到渠成的结婚了。婚后生活的非常美满。而且自从有了宝宝后,更是举案齐眉,相敬如宾,恩恩爱爱的羡煞旁人。然而,就当我对生活抱有更大希望的时候,恍如万里晴空里突然出现一道惊天霹雳从天而降,直接劈在我的心坎上,顷刻间,我的心就萎缩成小小的一团,指甲大小几乎微不可见。
  
  我和玉真都是乡下穷苦出身的孩子,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我们天生就具有的追求。相教我而言,妻子的个性好强一些。大学的时候,妻子年年拿首奖,期期都评优。我虽然成绩也是非常优秀,但比起妻子,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小差。出国留学深造是妻子由来已久的心愿。我知道终究会有这么一天的到来,对之,我当然是支持的。可是,我却没有想到这件事来的是这么的突然、这么的迅雷不及掩耳、这么的令人措手不及,让人没有一点思想准备。
  
  “恬,你知道的,出国深造一直以来都是我最大的梦想。”
  
  “是,我知道。你也知道的,我是支持你的。可是,为什么偏偏要选在这个节骨眼上?宝宝出生才不到两个月,你忍心就这样,撒腿一走,抛下我们两父女不管不顾了吗?”
  
  “我也舍不得你和宝宝。可是这次的机会真的非常难得,失去了,恐怕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我不想让自己的生命里留下终生无法弥补的遗憾,你明白吗?”
  
  “我明白。可是你这样做难道就真的不会有遗憾吗?宝宝这么小,还没有断乳奶,你这样一走叫孩子吃什么?”
  
  “不是有奶粉吗?”
  
  “奶粉?小孩子需要的不单单是吃的饱穿的暖,她更需要亲情的关爱。”
  
  “我知道,不是还有你在吗?”
  
  “咳,我知道你心意已决,别人再怎么劝说都无济于事,希望你将来不会因为今天的决定而后悔。”
  
  “两年,我只需要两年时间。两年之后,我就天天陪在你和女儿身边,哪也不去。好吗?”
  
  “随你大小便吧!”我知道妻子的个性,既然出国留学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再多说也只是浪费口舌。我虚脱地躺倒在被窝里,用棉被将头脸蒙了起来。被窝很暖活,心却是冰凉的。
  
  “老公,原谅我的任性好吗?”妻子如同八爪鱼一样缠上了我的身体。灵动丁香的小舌硬是顶开我的大嘴滑了进去,勾引着我的舌头与之搅拌在一起。柔软多汁的双峰挤压着我的胸膛。毛茸茸的下体紧压着我的下体,肥大的屁股不停地上下左右的晃动。
  
  男人都是犯贱的。尤其是在你最爱的女人面前,心是硬不起来的。表情的冷淡被身体火热的反应全给出卖了。我猛地翻身压在妻子的身上,疯狂地抚摸着她的每一片肌肤,让自己被挑起的欲望尽情地发泄在她身上每一处地方,让她的全部全都烙上我的印章。
  
  夜燃烧着所有的激情和无奈,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我们两个像搁浅在沙滩上的鱼,拼命的吮吸着最后一点快乐的时光……暴风雨终于过去了,我轻拥着妻子,让她舒舒服服的躺在我的怀中。只觉得此时此刻我们两个的心贴得很近。妻子的长发散乱地覆盖在我的胸前,在床头微黄的灯光下折射着幽幽的黑光,让我不由痴迷地伸出手去触及她那柔顺的头发。今天,我和妻子都很疯狂,这是妻子生产宝宝以后我们的第一次性事。拥着妻子,我心里是非常的舍不的,好想好想就这样拥着她一生一世,片刻也不分离,就这样一起慢慢变老。
  
  “真的好舍不得你走!”抚摸着妻子光滑的背部,将她紧紧地*在自己身上,让彼此的心跳演奏着同一首乐章。
  
  “老公,对不起!”我感觉到妻子的眼泪滴落在胸膛之上。
  
  “我知道你个性坚强,但是一个人在外面终究不如在家里,你要时时刻刻注意自己的身体让它健健康康。”
  
  “嗯,知道了,老公。”
  
  “现在科技发达了,你要始终与我和宝宝保持着联络,我会不定期地发一些宝宝成长的照片给你,让你在万里之外也能见证宝宝的成长。”
  
  “谢谢老公!”妻子的声音哽咽连连。
  
  “傻子,跟老公客气什么?老公是你与宝宝的守护神,当然希望你们能够快快乐乐。”
  
  “老公,对不起,对不起,……”妻子的哭泣声慢慢响了起来。
  
  “别哭,老公知道你这么做也是想让咱们这个家过上更好的生活,但凡事都有个限量,做之前必须先掂量掂量,如果真正做不到就不要去勉强自己。”我为她擦拭着面上的泪水,第一次做起了妻子的思想工作,免得她一个人在国外吃亏,“这样至少不会让我和宝宝为你担心受怕,知道吗?”
  
  “知道了,我记住了。”妻子伸手套住了我再次兴起、硬邦邦的下体,道:“老公,我不在家,它怎么办?”
  
  “放心吧,这半年多来不都没有什么,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不会去沾那些不干不净的事情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不如让玉梅……”
  
  “胡说八道什么……”我猛地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
  
  “哧……哧……”妻子这么一闹,将之前存在整个天空中密布的乌云给搅散了,哧哧笑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说让玉梅姐来帮咱们带孩子。反正她守寡在家经常遭人流言蜚语的也受够了,就让她替代我照顾一下宝宝吧?”
  
  “玉梅是你的亲姐姐,你就不怕我和她之间万一发生点什么事?”
  
  “能发生什么事?即便是有事发生,如果你们两个都愿意,来上那么几回,解决一下需要,互相满足满足,我也不会在意的,更何况老公你那么强。”
  
  “哦,这件事你是不是蓄谋已久了。”我再次翻身压在妻子的身上,两个人再次结合在一起。
  
  “啊!”妻子呻吟一声,断断续续地道:“人……家……哪……有……啦……”
  
  一夜之间,我们都在不停地索取,不停地发泄,也不知干了多少次以后才相拥着睡着。
  
  北京首都国际机场。
  
  妻子洒泪与我和宝宝告别后,毅然而然地穿过安检处,走进了前往纽约的登机口。
  
  你从我面前走过的时候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匆匆你被风吹散的头发可不可以让我替你捋顺那些拂过你的风可不可以借我些许你遗忘的气息妻子走后,我的生活全都乱了套。上班带孩子,带孩子上班,换洗尿布、给女儿洗澡、喂饭、拖地、洗衣等工作都要亲力亲为,我完全成了专职的奶爸。幸好公司是自己开的,没有老板、头头等管着,我才得以逃脱被开除的命运,否则,哪个大老板能见得自己手下的员工上班的时候还带着孩子的。
  
  一个人带孩子那简直是度日如年,虽然女儿可爱的笑脸能够挥去心头的惨淡,但多多少少总是希望有个人来帮自己分担一点。
  
  日盼夜盼的,终于将玉梅姐给盼来了。


  第二回姐代妹职
  
  玉梅姐,妻子的大姐,女儿的大姨妈,我的大姨子,结婚不久丈夫就去世了,蓝田没有种玉,没有留下一儿半女的。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而且玉梅跟玉真长的虽然面貌不同,却也是个百里挑一的大美人。所以光棍地痞们经常上门骚扰,在“吃不到葡萄”后便“嫌葡萄酸”,到处胡编乱造,流言蜚语,可恶至极。玉梅姐不胜其扰,早就想出外散散气了。正好,妻子这一出国便安排她来我家,帮我代她妹妹照顾女儿。
  
  玉梅姐不但贤惠,而且还能干。几天下来,我们家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地面干净了,窗户明亮了,桌椅干净整齐了……到处都洋溢着勃勃生气。
  
  当、当、当……新年的钟声在子夜时分敲响。钟声雄浑激越,响彻天宇,和一切声音融合,奏出激昂的旋律,召唤着太阳从地平线冉冉升起,向神州大地播洒吉祥之光。这是新旧交接隆重的十二响礼炮轰鸣,自悠悠远古而来,荡向遥远的时空,昭示一切荣辱得失皆短暂渺小,唯不懈追求才是永恒。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转眼已是两年。这两年里发生了很多变化,公司上了轨道,宝宝一天天健康地长大,妻子几乎每个星期就要跟我们视屏一次,玉梅姐更是越来越像一个十足的母亲,整天里喜笑颜开。这两年里,玉梅姐早就成了这个家的一分子,而且还是这个家大功臣。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接触的多了,两个人也就自然而然地互相吸引了。两年下来,我与玉梅姐的关系几乎明朗化,两个人非常默契,只是中间还隔着个妻子,谁也不想先捅破那层薄薄的窗户纸。
  
  元旦过后,春节在即,公司忙着总结一年来的工作,业绩,分配各项任务,做来年工作的工作计划。所有的人都在边工作边放大假的准备。我经常都是三更半夜才到家,而且早上起的又很早,几乎连偷闲陪一陪女儿的机会都没有。这不,今天晚上又是熬夜到零辰三点。
  
  刚走出写字楼,就感到一阵冰冷的寒风扑面袭来,哦,下雪了,地面白茫茫一片。我的新宠北京现代全新型车款“NF御翔2.4”完全被积雪覆盖,如同一件雪雕的艺术品在昏黄的路灯照耀下闪闪发光,如若不是天这么冷,急着赶路回家,真不舍得去破坏它的整体美。当风镜上的积雪挺厚的,擦拭了半天才将之除去。
  
  上车,发动,“嗖”一声,白色的“御翔”便象箭一样离弦飞出,把地面后后的积雪抛向两边。说起“御翔”,还真是不错,我对这款车相当满意,因为它不但是现代集团在全球同步推出的全新车型,与它的上代车型索纳塔相比,御翔不仅在外形和内饰上,更在性能和技术方面进行了全新的演绎,是一款完全脱胎换骨,由内而外根本改变的车型,更重要的是它是北京现代第一款拥有中文名字而非译音的产品。
  
  半个小时后,“御翔”缓缓行进紫玉山庄,停*在我家别墅前面。屋外白雪皑皑,冰寒刺骨,屋内却是灯火通明,温暖如春。我掏出钥匙打开门,将身上的大衣脱下,狠狠往地上甩落着满地冰花。
  
  可能是听到开门的声音,玉梅姐身穿睡衣从睡房中走了出来。玉梅保养得很好,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的样子,皮肤白嫩,五官标致,一幅标准得好媳妇的模样,一身睡衣将身子包裹得严严实实,但依然掩盖不了她娇好的身材。
  
  “雪下大了吗?路面滑吗?”玉梅姐一边从我手中接过大衣挂在门后的衣架上,一边不连连向我发问,像个妻子似的。
  
  我心里一暖,盯着她那素净美丽的玉面,微微一笑,道:“恩,下大了。路上还好不是太滑。你怎么到现在没睡,是宝宝醒了吗?”
  
  “恩。刚刚又睡着了。”说这话的时候,不经意间轻轻打了个哈欠。
  
  我的心猛然间一阵抽蓄,双手不由自主地揽上她的柳腰,将她拥入怀中。玉梅姐一阵惊慌,面红耳赤,身体连忙向后仰去,双手用力地推我胸膛,想将我推开,脱离我的怀抱。
  
  我哪能如她所愿,反而把她抱的更紧,面颊摩擦着她的面颊,柔声道:“别动,我只想就这样静静地抱着你。”
  
  玉梅姐心里一颤,身体突然软了下来,幸亏我抱的紧,没有摔倒。
  
  “这几天家里上上下下全由你张罗,还要操心照顾宝宝,累坏了吧?”
  
  “还好。只要每天能看到宝宝的笑脸,这点累算得了什么。倒是你,怎么每天都要到现在才回来,身体受的了吗?”玉梅姐双手轻轻抱在我的脊背上,关心问道。
  
  “不要紧,我的身体还可以。”
  
  “你呀,就是不知道关心自己,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你叫玉真回来后我如何向她交代。”
  
  听了这话,虽然明知道她并非是不关心我,但是心里却蓦然升腾起一股邪火,无缘无故的,我的胳膊慢慢地松开。
  
  明显地感到我身体的变化,她抬头看向我,双目里面尽是疑惑道:“怎么了?”
  
  “哦,困了,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我将她轻轻推开,绕过她向卧室走去,留下她站在那里望着我的背影愣愣出神,双眼中的泪水无声地流下。
  
  我本不想如此对她,可是不这样始终无法知道她的真正心意。我轻轻地迈动脚步,默默地数数,等待着她的呼唤。玉梅姐玉面痛苦,满脸泪流,手按在心口上,我每走一步她的身体就轻微的一颤,好似我的每一步都走在她的心坎上一样。
  
  我慢慢地走着,几步远的距离就好似走过百年一样漫长,当终于握上门把那一刻,我决定了放弃我的坚持,回头向她道歉。
  
  “站住!”我终于还是成功了,她喊我了。
  
  “什么?”我停住了本就不想迈出的脚步,但没有回头。
  
  三步并两步,玉梅急走几步抱住我的腰,紧紧地*在我身上,悲声道:“你是在生我气吗?”
  
  “没有。”
  
  “我知道你是在生我气,气我只是为了向妹妹交差才照顾你和孩子。”
  
  “难道不是吗?”我并没有转过身来。
  
  “不是,不是,你知道的,你知道的,不是的……”
  
  她的眼泪打湿了我的衣服,既然我的心已经确定她的心里有我,我便不忍心让她伤心,回身抱住她,趁热打铁道:“真的吗?你爱我吗?”
  
  “真的。我爱你!我爱你!虽然我知道这样对不起玉真,可是我还是忍不住爱上了你……”玉梅姐*在我的怀里,双目紧闭,不敢看我,只是如同梦呓一样将心里的感情道了出来。
  
  “玉梅,我也爱你!”我终于忍不住自己,双手不停地在她身上抚摸,她的身体欲拒还迎,发出滚烫的热流。我们的舌头疯狂的交缠在一起。也许是太久没有发泄的原因,我们的反应都很强烈,疯狂的撕拽着衣扣。慢慢的她的身体已经完全摊在我的怀中,没有一丝力量站立。
  
  突然,不知道她从哪里来的力量强迫自己把舌头从我口中伸出,双手搂着我的脖子直起身子。
  
  “怎么你不愿意吗?”我感到很奇怪。
  
  “不,在这里……”她呐呐地说,声音小的几乎听不到。
  
  我会意地嘿嘿一笑,猛地抱起她转身进入卧室中。
  
  长发披散在床上,黑黑亮亮、顺顺柔柔,再衬着她那红艳艳的脸蛋,实在是很美丽、很诱人……修长窕窈的好身材,雪藕般的柔软玉臂,细削光滑的小腿以及那青春诱人、饱满高耸、成熟芳香的一双乳房,浑圆肥美的大屁股,优美浑圆的修长玉腿以及那原始茂密的黑森林,让我迫不及待的俯身上去,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身体。那浑圆的乳房,盈盈一握,像柔软洁白的棉花糖。


  【完】